所在位置: 首頁 > 法院資訊 > 地方法院新聞

力量下沉到一線 矛盾化解在前端

——江西尋烏法院多元化解鄉村矛盾糾紛工作紀實

  • 來源:人民法院報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10-12 08:33:09

圖為澄江人民法庭庭長羅云亮正在運用“背對背”調解法調解案件。 本報記者 胡佳佳 本報通訊員 劉慧鵬 攝


  近年來,江西省尋烏縣人民法院根據鄉村治理的新需求,通過搭建行政調解、人民調解、行業調解三大對接平臺,委托人民調解員、鄉鎮綜治網格員等開展訴前調解,邀請“五老”人員、鄉賢人士等進行訴源調解,將力量下沉到一線,把大量的矛盾糾紛消除在了萌芽狀態,取得了顯著成效。

  現場直擊

  9月5日上午9時,立秋后的尋烏縣依然驕陽似火。

  尋烏縣法院澄江人民法庭庭長羅云亮帶著厚厚的一摞案卷,和書記員一起來到了澄江鎮謝屋村。

  順著一條小路拐進去,綠瓦青磚,竹柏垂青。彌漫著香火味道的祠堂,如今已成了謝屋村的“法治小院”。墻上的標語和法治案例讓法治元素在這里生根發芽。

  院外樹上的知了叫個不停,院里一起健康權糾紛案正在這里巡回審判。雙方當事人均系澄江鎮大墩村人。

  “該案的當事人黃某、凌某兩家早年因水田灌溉問題積下了怨恨,后因相鄰果園通行問題又激化了矛盾。凌某將黃某打傷,傷勢為輕傷二級,因黃某不肯諒解,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判處凌某拘役五個月。凌某服完刑后,黃某又就民事部分起訴賠償。”開庭前,羅云亮向記者簡單介紹了案情。

  “原告,你治療的時候被告有無支付醫療費?”一開始,羅云亮就圍繞著雙方爭執的焦點,直入主題。

  “從來沒有支付過,看都沒來看過我。”一提這事,原告黃某怨氣一咕嚕冒起,聲音一下就提高了很多。

  “怎么沒看過?我去醫院探望,你拒之門外。我還委托過我大哥、堂弟,甚至村支書、村干部,多次找了你和你兒子、女婿。村支書還特意去過你家。你就是血口噴人!”被告凌某被激怒了。

  “刑事案件開庭的時候,我愿意出賠償金,但她就是不肯出諒解書,就是要我老公坐牢,現在還想要錢,門都沒有!”旁聽席上凌某的妻子站了起來,一邊跺著腳,一邊手指著原告說。

  一語未了,黃某女兒也提高了嗓門,哭喊道:“我媽被你打傷,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啊……”

  雙方怒氣都被激起,發言時不時被對方打斷,庭審現場氣氛緊張,羅云亮遂決定對雙方當事人采取“背對背”調解法,同時請來大墩村的村支書凌海涵、包組村的干部凌鵬一起,共同做雙方當事人的思想工作。

  羅云亮和調解員引入客家人的善良風俗進行調解說理,一邊對凌某說著“人情唔怕闊,冤家唔好結”(客家語,意為多交朋友,少積怨),另一邊勸告黃某“唔忍唔耐,細事變大”(客家語,意為不忍耐的話小事會變成大事)。

  一來二去,溫和式的調解不僅平息了雙方的怒氣,就連當事人心中的顧慮也給消除了。

  “我是個老實人,沒想過要故意賴掉這賬,只是黃某每次都咄咄逼人說要再告我,為這件事我已坐了牢、受了罪,心里難受啊!”凌某把心中的不快全吐露出來了。

  “我媽被打傷,醫療費用花了2萬多元,現在還要治療,需要大筆費用,沒辦法了。”黃某女兒替母親說出了真心話,同時也表示愿意再退一步。

  經過近2個小時的調解,最終被告凌某賠償了原告黃某醫療費、誤工費等共計人民幣1.38萬元,并當場將該筆賠償款支付完畢。雙方當事人得以握手言和。

  機制創新

  尋烏縣法院大力發展新時代的“楓橋經驗”,在深度參與鄉村治理中,堅持關口前移,加大矛盾糾紛源頭治理力度,加快訴訟與非訴糾紛的流轉,多方聯動、合力解紛,將大量的矛盾糾紛化解在了法院“門外”。

  近年來,尋烏縣15個鄉鎮184個村(居委會)均組建了村民理事會、紅白理事會、禁毒禁賭會、民情民意會等村民自治組織。尋烏縣法院借此契機,積極開展“法官在身邊”活動,主動與184個村民自治組織建立定期聯系機制,做到了一村一法官。每當糾紛發生后,法官和農村“五老”人員(老黨員、老干部、老勞模、老退伍軍人、老教師)以及鄉賢人士、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、人民調解員等,就會第一時間參與調解,及時將村里“家長里短”“雞毛蒜皮”等糾紛化解。

  村民自治組織還會邀請法官對制定的鄉規民約進行“法律過濾”。“法律過濾”后的鄉規民約,不僅會更便于村民自覺遵守,也成了自治組織化解矛盾糾紛的重要依據,確保了“小事不出村、大事不出鎮、矛盾不上交、就地予化解”。法院受理案件后,也會進行繁簡分流,并邀請當事人所在地的“五老”人員、人民調解員等全程參與案件的調解工作,利用他們了解當事人性格以及熟悉糾紛產生的原因、經過等優勢,多方做當事人的思想工作,爭取案件調解結案、和解執行。“我們還特別注重對案件當事人進行判后釋疑和回訪,詳細講解我們為什么這樣判,最大限度化解當事人之間的怨氣和隔閡,真正做到案結事了人和。”尋烏縣法院立案庭庭長賴建春告訴記者。

  “打通訴訟與司法調解、人民調解、民間調解的有機對接,構筑司法調解、人民調解、民間調解、法院調解等多渠道解紛模式,實現糾紛的多元多方多層次化解,讓法治資源逐漸本土化,才能真正為群眾減負、為法官減壓!”尋烏縣法院院長徐俊說。目前,該縣已有16個“無訟村”。

  尋烏縣法院打造的多元糾紛化解機制,通過調動社會多方力量,對不同的糾紛“量體裁衣”,將“法、理、情”有機融合,較好地平衡了當事人之間的利益,取得了止爭、止訟、止訪的成效。2018年以來,尋烏縣法院一審案件服判息訴率高達97.6%,在連續多年案件激增后,2018年首次出現了新收訴訟案件下降的趨勢。去年,尋烏縣法院的經驗做法寫入了《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》。

  “聯村共治、法潤鄉風”,把矛盾糾紛化解在苗頭,避免小事拖大、大事拖炸,這是尋烏縣法院多元化解鄉村矛盾糾紛的特色。在促進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格局建設中,該院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績單。“尋烏法院將繼續緊緊依靠黨委政府,加大參與法治、自治、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建設,鞏固和完善多元解紛機制,推進和強化糾紛化解合力,為尋烏縣高質量發展提供更優質的司法服務。”徐俊這樣告訴記者。(記者 胡佳佳 通訊員 劉慧鵬

責任編輯:韓緒光
福建22选5玩法说明